一起走过的2019年

作者: 分类: 岁月留痕 发布时间: 2020/1/2 14:47:25 ė215 浏览数 60条评论

每年的这个时候,我都会在寒冷的冬夜里,思考这一年。其实一年很短,300多个日夜,在这样高速忙碌中,根本就是转瞬即逝,其实这一年也很长,可以做很多的事情,也在日夜交替中负重前行。

38岁,已不再年轻,上有老下有小,中间还要挑起大梁的岁月。

我依然记得去年元月2日,领导一个电话,将我从党建部门调整到宣传部门,开始带着几个志同道合的同事一起运作微信公众号,后来,公众号风生水起,我也在4月份的时候隐身而退,离开了这个曾经短暂过往的单位。我也依然记得,4月16日,新单位公示当天,领导安排我们下午四点开见面会,当时我在啤酒城忙碌凤凰音乐节的新闻发布会,一直到4月21日值完最后一次班,算是划上了一个圆满句号,结束了8个月的工作。

一切都是新的,继续从新开始。从一个能够看得见、摸得着的工作,到一份无法触摸的资本运作公司,我束手无策,甚至一度茫然,这种无法感知的工作,是如何通过文字和视角去呈现?如果抓不到内核,就无法透视心灵,更无法传达出好的作品。这种茫然持续了一段时间,直到有一天承接了一个会展。

搞会展工作是咱的强项,轻车熟路。也正是这种经验和习惯,我一个人顺利完成了单位承办这个会议的相关事务。其实说起来也简单,我们作为一个赞助单位,协办会议。不过,按照我们的相关要求,在会展中呈现一些单位的展板、道旗、宣传片和手册等等,这些工作都是熟悉的,也是能做好的。

后来,又从事文秘和机要文书工作,负责会议记录、机要和金宏网的信息收发。这些工作难度并不大,但是非常考验耐心和细心,所以我一直认为这半年的时间是一种历练,沉得下心,耐得住寂寞,更经得起诱惑。

一直到12月份,再次拾起宣传工作,发现很多事情都可以大彻大悟,都可以信手拈来,其实不是自己进步了,而是很多事情可视化了。比如桥头堡国际商务区的开发建设,为工作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载体,在这个载体上,可以做很多文章,无论是党建,还是业务,无论是人物,还是事件,都可以清晰安置进去,呈现出来,而且是鲜活的。

这既是匆匆的一年,无他,流水一般。但是思考却一直滚滚向前。我们究竟是在走着一条什么样的心路,过着怎样的人生?

这一年,喜欢摄影,却因为工作忙碌无法抽出时间来思考,只能趁着周日短暂的时光,放飞无人机拍下新区的美丽。这一年,喜欢户外,想带着孩子去外地看看风景,却无奈一线情愿未能成行。这一年,想做的事情有很多,能做成的却不多,毕竟周末的休闲时光已经不能完全属于自己。

昨天是元旦,燃气公司小哥上门检查气表,近期免费更换,告知气表已经10年,到了更换期。买房子装房子还在眼前,已经是十年之前。夏天的时候,楼下说卫生间漏水,为了找这个不大的漏水点,可以说费劲了千辛万苦,就像屋里一只苍蝇飞来飞去,你躺下它飞来,你起来它又飞走,最后你被折磨的筋疲力尽。徒劳无功中,砸掉了卫生间重新装修,直到最后才发现问题,漏水的根源与卫生间无关。房子这样,人亦然。3月中旬的一天,送走了一位曾经共事的同事,36岁,写下这段文字的今天,又听说一位曾经的同事突然离开,33岁。生命总是无常,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到。晚上,朋友在微信里留言,过好当下。是的,过好当下,活好自己。

2019年就这样在不断地改革中过去。对于国家,大事件一件接着一件,对我自己,也是不断地刷新着时光记忆。往前推10年的2009年,我在包头工作,我在济南买了第一套房子,结婚,那一年潍坊晚报这样报道《游子恋上乡情年》,用游子的视角展示家乡的变化。往前推20年的1999年,我上高中,那年的国庆节我以潍坊电台花季风铃栏目记者的身份,直播昌邑一中成人礼和国庆节升国旗仪式,那一天大雨滂沱。往前推30年的1989年,我7岁,刚刚上小学,开始学习abcd……而今年,我儿子已经上小学三年级。时光不老,人已成年。

2019年就这样在变与不变中过去,对于自己,对于家庭,对于工作,都在不断地变化,都在不断地走向或许的更好。

写下这段文字,至少这一年我还在思考。

本文出自 栋力天空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。

本文永久链接: http://www.dongsky.cn/show_1691.html

0

0条评论

    发表评论

   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  *请输入本文永久链接 show_****.html 的数字部分

Ɣ回顶部
d